农艺天地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更多... > 农艺天地 > 正文

成长如歌

作者: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2-11-07 00:00点击数:

在时间的河里,我们不会记得每一颗匆匆流淌过的流星。有一种邂逅,或许没有结局才显得美丽。走过流火七月,感动天边那抹红霞,充沛的阳光闷住最原味的情调。

细细碎碎的阳光,伤得如同梨花,纷纷扬扬洒满了通向未来的道路。透过那在风中摇曳的叶片,在地上留下斑驳的影际。

弥漫,在微风中漂浮的蒲公英,飞向天涯,坐落海角。它们执意要把心中梦想的白帆摇向更遥远的天际边。听着潮起潮落,哼着一曲歌谣,把心中的那股浓情撒播在湛蓝的海水间。

阳光咄咄逼人,夏日里的气息辛辣而干裂,竟泛起一阵眩晕。且闭上双眼,聆听过一场海啸。听天吹地那股凛冽的寒风,似乎风飓掀起时的海面,一时间风起云涌,某些东西注定沉沦在海底的最深处。如思绪,在那暗夜间的千万条发丝在风中扬起。

彻夜未眠,听着朴树的低唱,他用他的音乐来表达着他对于生活的准确感知。内敛也芳华,无数个城市里瞩目过那个曾经是一缕头发遮住左眼的忧郁男子,看着他一步一步迈向成熟和改进,音乐就像那天真孩子和洞穿世事老人的瞳孔,让你透过他们返回生命的初始和看见生命的未来。

“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,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……”如破屋子里老人的摇椅,支悠支悠的声响回荡着,静谧且安详。

我依旧过着平淡的假期生活,曾经窒息的的日子也逐渐纯粹从容,也开始寻觅着季节的剪影是如何幻化出的随意景致。我开始渗透着生命的轮回和时间的颠沛流离。我想,过了某个今天则注定着我与这个世界的分离,诀别的日子让我安逸。如同花儿的翅膀要到死亡的时候才懂得飞翔,在无爱无恨的土壤里才会再次萌芽开花。

回荡在午夜里一个人的歌唱,颤抖的花瓣洒满了生命的征途,弥漫在心中隐约的芬芳。流浪的路上,亦可以和蒲公英一起欢笑成长。孤星,永挂天际,我想过了千亿年也未必能看透生命的玄机。

寂寞如水的夜里,追溯着过去的步伐,承载思念去流浪。海岸上,深深浅浅,浅浅深深的足迹,是欢笑还是眼泪,自己可否还能扣住?如穹苍酒杯洒向大地,倾斜一地的清辉,皎洁的月色,装点着属于自己一个人的深夜。

骆驼没有泪腺,走得越远则越悲伤。目光穿过高耸的驼峰湮没身后歪斜的来路,日子像一个个卷积的沙丘,隐没着充盈的内核。也逐渐明白真正的悲喜不溢于语言的表达,同样感触的也仅有相通的灵魂才能觉察。

“人是一条不洁的河,我们要的是大海,才能接受一条不洁的河而不至自污。”我依旧听着音乐,依旧读着尼采的哲学语录和写着那一些属于自己的文字。看过安妮的《二三事》,有一段话自今记忆犹新:我想在水中写一封信给你/一边写一边消失/可以让我这样度过一生/什么时候可以写完什么时候可以告别/你以绝望的姿势阅读/这样我才快乐/不断地写/不断地阅读/始终孤独。

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,漫随天外的云卷云舒。塞上耳机,任城市的喧嚣离自己远去。迷恋摇滚音乐的少年,总有无法说清楚的心事。看着如疯狗般乱跳的舞蹈和听着歇斯底里吼叫的摇滚乐,一脸平静。

我甚至迷恋捕风的味道,听着路上尖叫刺耳的车鸣,看着穿梭自如的行人。飘过,眼前路过的长发男子,如掠过海面的大鸟,中东的味道。

生活或许需要一个皈依的彼岸,寂寞漂流在大海上的帆船,流逝着的白天与黑夜。或许我们真的摆脱不了生命的桎梏,梦想在张望中无声的滋长。

我想总会有一些旋律,会引起我们的共鸣;总会有一些话语,能打动我们的心扉。牵动着自己,或者未来或者曾经,烙在生命的岁月里自死不渝。流在岁月里奔腾的河流,飞洒在阳光中的欢笑和泪水,一同走过年轻,成长是一曲磕磕绊绊的歌。

王杰11园艺2班

(责任编辑:admin)